林漻

河清海晏

他当时一个人坐在湖边的长椅上。那晚夜色很美,星星簇拥在一起,像织了张梦幻浩渺的网,倒映在湖里,就成了点点碎片,给水面铺陈一段隐秘的诗句。就在这时,他想起了另一个人。或许动人的景象总要引人找寻另一伴来惺惺相惜。曾经的回忆早已被他打包丢进角落,猛然翻出来,倒让他吃了个措手不及。凭什么呢,他双手捂住被风吹得冰凉的脸,心中不自觉地愤恨起来,难道就因为这份感情的不对等,我就要甘愿受这些委屈?

【久遥】二三事

#为冷圈添一把火

#祝久遥永结同心

舒久的人生可谓是曲曲折折折折折。

想当初他还是个当红炸子鸡,每年的各大娱乐奖项拿到手软,身上时尚潮品从不重样,今天吃了什么明天去了那里都能分分钟冲上热搜。游走于圈子里的莺莺燕燕,大把的俊男美女在侧,而且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,丝毫不担心有甩不掉的关系给自己找不痛快。人生如此,已然是无数人怎么都追求不到的。

但自从他和盛遥这个男人在一起,就几乎没睡过一天安稳觉。

电话响起的时候盛遥一个激灵就拿起手机,接起的同时把通话音调小。这两天一直有个重要的案子,他以为是沈头有什么紧急的消息通知,所以连看都没看来电姓名。

“盛警官~”一个把三个字能念成水流十八弯的娇滴滴女声响起,瞬间把盛遥从还未睡眠中缓过来的神经挑起。

盛遥扭头看了仍在熟睡的舒久一眼,本来想直接挂了电话,可突然想起这个女人前段时间帮他们协助解决了件案子,算是警方的一个有力线人,不大好得罪。心里天人交战了三秒,最后终于轻轻起身下床,小碎步挪蹭到卫生间。

其实手机响起的时候舒久就醒了,他装模作样地观察着盛遥的一举一动,心里有点希望盛遥拒绝对方的小期待。然而此刻望着盛遥离开的背影,心碎了一地的舒久表示很不爽很愤怒。

他媳妇有这一副好皮囊是专门为了勾搭野花野草的吗?都凌两点了啊亲!打电话的妹子您都不睡觉的吗?

盛遥在卫生间和那个女人虚情假意客套了一番,截住她后面终于要真情流露的话音,一句对不起小姐实在太晚了咱们改日再说哈,才得以关掉手机。

他捂着心口暗自庆幸舒久没醒,不然那丫指不定又要揪住这点小事“折磨”他,他也已经没睡过几天好觉了好吗?

卫生间的门被轻轻打开,然后盛遥就看到了睁着忧郁双眼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小奶狗。

“你...我...”

盛遥还没想好怎么解释,就被人拦腰一把抱起,直接甩进了卧室的床上。

舒久才不听他解释,他对于这种情况习以为常,不想费工夫用耳朵听,只想上手。

他的唇压了上来,撬开盛遥的齿缝辗转舔舐,一如既往的温柔中带着点急促的不快。然后把盛遥牢牢禁锢在怀里,左手卡着他的腰,右手不安分的探向宽大的睡裤里。盛遥被他摸的一僵,身体接收到熟悉的酥麻感,呼吸立马就沉重了起来。

好在还没彻底失去理智,盛警官作委屈状说:“宝贝儿,咱改日再来好吗,我还要早起。”

一般这种时候舒久不会再继续下去,因为他知道盛遥很累,他也不忍心看他虚弱的样子。

但是今天这通电话不知道怎么刺激他了,他一脸正经的无奈:“可是阿遥,这是惩罚哦。”

然后扯开盛遥的睡裤,把东西送了进去。

“啊...”盛遥没准备好,被撞的发出一个颤音。

舒久得意洋洋,圈住盛遥的腰,在他的耳边坏笑道:“阿sir,这才刚开始呢。”





你是清晨第一抹松香飘进心里
是午夜梦醒时分后的一声叹息
是照穿生命长河的万千朵美丽
更如幽幽烛火摇曳浸染在思绪
你在哪里
爱意便也随之而去
且毫不迟疑

for my kun.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